冷烟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情人节快乐!!情人节没有人陪着过就只好看着他们过【微笑】

#这不是我画的
#这不是我画的
#这不是我画的

_(:з」∠)_这是我今天买回来的周刊尾页,放上来分享一下而已。

#没绰,我就是看到封面我才买回来的。跟内容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创】对岸的你  01

“喂,梁程伟。”
“干嘛。 ”
“你他妈眼睛在看哪里?!”
“???”【黑人问号】
“你你你你你你!!不要以为装不懂我就会放过你!”
“?????”【黑人问号】
“你在看我的胸对吧?!对吧?!”
“艹!我看你胸干嘛?!又不是波涛汹涌!”
“哟。原来你喜欢波涛汹涌哒。”话语里隐隐透露出来的怒气,由源不怒反笑,眉毛轻佻,抱胸看着梁程伟。
“不。我喜欢平胸的。”梁程伟正色道。
“哼。萝莉控吗?”由源冷呵一声,便撇过头去不再看梁程伟。梁程伟歪头凝视由源的背影,嘴唇一勾把人抱入怀里。
“平的像你这样的就刚刚好。”梁程伟笑吟吟望着由源的脸,开口调戏到。
“……流氓。”
“可是你喜欢,不是?”低下头吻上怀里的人。

阳光正好,透过窗户洒在他们的身上。外面绿意盎然,花朵含苞待放。花瓣上沾着雨露,小鸟们在树枝上面歌唱。寒冬过去,春天降临。

——今年,是第一年。

就是随便一点小涂鸦。
嗯……不知道你们看不看的懂。

2017: 2016!我来了。
2016: 2017?你来了!
2017: 嗯!
2016:嗯……那,我走啦!要好好加油哦!【正在消失】
2017:嗯!再见!

——————————————————————
再见2016,辛苦了!

祝你们2017年整年开心!

找文

(´・_・`)那个,想问下谁有看过以下的文章。

我不记得名字了,故事剧情大概是这样的。

——勇利和维克多生了一个女儿,但是维克多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勇利悄悄的回到日本,生下女儿。五年后,勇利和女儿抽中了俄罗斯的旅游票,所以他们就去了。可是那个旅游团告诉他们这是一个自由行,勇利治好带着自己的女儿去转转。没有想到居然遇见了维克多,女儿上前去扯住维克多的衣角对勇利说:爸爸,我找到妈妈了。然后维克多就懵逼了,勇利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维克多,就跟女儿解释:这不是你的妈妈。

——维克多不记得勇利了。

—————————————————————

(ノಥ益ಥ)请问有谁看过吗?请留言告诉我这篇文的名字(;´༎ຶД༎ຶ`)我明明点了小红心,可是不见了。(;´༎ຶД༎ຶ`)有看过的话请留言告诉我好不好(;´༎ຶД༎ຶ`)谢谢。

【维勇】世上的唯一   03

作家维×手工店老板勇

#维恰生贺文

前篇请走→http://lanwanyue.lofter.com/post/1d80c064_d6b9008
——————————————————————

            回到去之后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提起这件事,相互道了一声晚安就回各自的房间了。今天又是谁,在梦中哭泣呢?

            勇利一边下楼一边揉着脸,“早上好,勇利♡”睁开眼睛就看到维克多坐在沙发上对着他打招呼心情貌似很不错。“早上好,维克多。今天怎么这么早。”维克多把头放在马卡钦的头上叹了一口气,“马卡钦今天七早八早就把我拖起身了。”
怀里的狗狗无辜的望着两人。勇利想想,今天是25号,对!维克多的生日。

            勇利想道一声生日快乐,又转念想想自己好像还没有做礼物吧?就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肚子里。“先吃早餐吧,饿了吧。”“okay”维克多露出心形笑容,仿佛昨天的所有不开心都不曾存在过。虽然没有提起,不过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戳破。昨天晚上他和维克多差不多雕好了马卡钦,今天就让维克多好好休息,昨天签名签的手都累了吧。真是辛苦呐。

            吃早餐的时候维克多的手机在响个不停,应该都是粉丝或者是其他人给的生日祝福。维克多和勇利说着前女友的故事,勇利听的有点黑线……这是谈恋爱吗?不是好不好?!“勇利你的前女友是怎么样的呢?”“啊……”“抱歉,勇利没有谈过恋爱对吧。”勇利忽然想要冲上前甩这个人两把掌,可是他忍住了,不可以对男神动手不然他会被粉丝们怼死的。

            “勇利,我还有一点困,我先上去补眠了。”维克多抱着软软的马卡钦上楼和床相亲相爱去了。勇利出去开店,打理好后坐下来拿出一个新的木块,想了想开始雕刻。在雕刻中,勇利太过专注以至于客人来了都没有发现。

            “那个……老板?老板”客人叫了两次勇利,勇利才回应“啊,抱歉。”来人是一位女顾客,长的很清秀,她温柔的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对了老板,我想买圣诞礼物。”“你想送给谁呢?是女性朋友吗?”女顾客摇头,清秀的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丝红晕,“送给我丈夫的。”“嗯……那就送围巾怎么样?”“围巾?”“围巾啊……有另外一个意思哦,就是【紧靠一起,不再分离】。”女顾客恍然大悟,“谢谢老板。”她到一个架子去选一条围巾,付了钱之后提着袋子离去。离开前,她的笑容无比幸福。

——真好啊。

            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必须赶在今天晚上之前完成。

——————————————————————

            在房间里的维克多也同样拿着一块新的木在雕刻,马卡钦坐在床上好奇的看维多克雕刻。“汪!”“马卡钦,乖。”把头放在桌子上凝视着那块木。维克多眼神是说不出的温柔,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维克多在俄罗斯的时候经常会收到粉丝们送来的小礼物和信,他都会一一拆开来看。维克多对其中一个粉丝的印象最为深刻,那个粉丝每年都会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送一个用木雕出来的小饰品,和一封生日祝贺信寄去出版社,每次的著名都是【炸猪排盖饭】,这个名字一开始就让维克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粉丝每次送来的信都是关心自己的状况,和鼓励自己,收到这个粉丝的信都会让维克多觉得有动力去写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不再寄信来。

            ——当他知道勇利的名字的时候他立刻就确定了这个人是【炸猪排盖饭】,曾今有一次他收到的那封信上面有浅浅的印,照在灯光下上面出来的字是「胜生勇利」。事情是这样的。那次勇利写好信了,放在桌子上,披集突然打电话给勇利让勇利去接他,勇利急忙之中忘记顺便拿信就直接出门了。回来的时候发现有客人,勇利就在外面招待客人,披集上楼拿一点东西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心下了然。

——这又是写给维克多的信吧。

            恶作剧般的拿起铅笔在信封上写【胜生勇利】,被回来的勇利发现了。“披集君!你在做什么。”勇利上前去拿回那封信,披集笑的灿烂“我这不是在帮勇利一把嘛。”“真是的。”拿起橡皮就把字迹给擦了。“唉,你真是的。等下带我去东京铁塔哦。”披集对于他的好友真的无语了,怎么就不敢写上自己的名字呢?在勇利看不见的地方狡點的笑了,刚才写的那么大力,一定有笔印!嘿嘿!不要说我没有帮你。

披集哼着歌和勇利一起出门了,勇利则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披集笑的这么灿烂,他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披集给卖掉了。

——————————————————————

            勇利写了这么多信,送了那么多漂亮的小吊饰给他,他至少也要回礼不是?。

            他昨天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才会在沙滩上对勇利说那些话,每个人都只看到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外表,如此光辉,宛如不可被玷污的神,那么高高在上。虽然每一天都已笑脸待人,可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心底已经麻木。他一直都知道,老板是为什么要把他留下来,无非是为了钱。他也不一定要在这间出版社做,其实在这间出版社做之前,他已经换了好几家。有时候他不想写了,老板就有意把他放下线。每一次都是如此,他从来不是唯一。

            这种东西对维克多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慢慢的就不再追求了。直到勇利的出现,渐渐麻木的心才有了一点感觉,知晓了暖的感觉。说不在乎是假的,他还是很渴望在谁的心里他是唯一。维克多的手机在震动,来电显示是【出版社老板】维克多没有按下接听,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铃声,半响他才接起“喂。”

——维恰啊。
——嗯,怎么了老板~
——没什么,只是过来说一声圣诞节快乐和生日快乐。
——嗯,谢谢老板~
——那个啊,维恰,你还不打算出新书吗?都一年了。
——暂时还不打算。
——哦哦,那……找个时间我们再谈谈关于合约的事情吧。
——嗯。

            挂了电话,维克多对电话上面的那个字露出讽刺的笑容。穿上大衣,把那个雕好的小礼物放在兜里就出门了。维克多只觉得心口发闷,他急需要出去透气。

            勇利叩叩维克多的房门,“维克多?下来吃饭吧。”回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维克多?”打开房门后是漆黑的房间,马卡钦和维克多都不在,但是行李还在。勇利有点慌了,维克多电话也没有带出去,他会去了哪里?拿起大衣匆匆披在身上就跑出去找维克多了。他去过了昨天的场地,去过好多好多地方找维克多可惜都不在。

            勇利有点沮丧的坐在长凳上,今天是维克多的生日以及圣诞节,每个人都成双成对的,只有他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长凳上焦急的找一个人。

——怎么办

            勇利第一次如此着急找一个人,如此害怕再也找不到他了。灵光一闪,赶紧动身去那个地方。

——如果是那个地方,维克多很有可能在那里。

            勇利跑到了昨天那个海边,果不其然看到一个身影,真的在这里!不顾一切飞奔过去抱住他,抱的非常紧。维克多也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就被抱住,怀里的那个人急促的喘着气,抱着他的手也收的很紧,生怕他跑掉。维克多有点内疚的拍拍勇利的后背给他顺气,“对不起。”
因为抱着维克多所以勇利的声音有点闷闷的,“维克多你吓死我了,我刚才坐在长登上一瞬间我就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维克多觉得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里的情感快要冲破他的心脏涌出来,眼里有点酸涩。“啊……抱歉让你担心了。”维克多也反手抱住了勇利,头埋在他的颈窝,像是在寻求安慰。他们安静的相拥着,维克多的心跳的很快,心贴着心。“哦!对了,这个是给你的。”勇利放开维克多,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吊饰,这是下午勇利刻的,他刻的是一只Q版的维克多。

            “那个……我觉得维克多就是维克多,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所以,你就是唯一,至少在我心里……你是唯一”说完脸就变得红扑扑的。心里的那种感觉一下子爆发,再也抑制不住,维克多吻上了勇利。“对于我来说,勇利也是唯一。”也从口袋里面拿出刚刚刻好的勇利,也不算的上是美,却让勇利觉得这是最好的礼物。

            烟花一簇一簇的在夜空中绽放,又不见。虽然幸福很短暂,但是下一秒还会有烟花再绽放,这样的延续也是很幸福的。

【единственный в мире。】
——你是世上的唯一。

雪,还在下,这次。暖到了心底。

——————————————————————FIN

#乳齿咸鱼的我。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ὢ・᷅ )
#( ・᷄ὢ・᷅ )顺便,维恰!生日快乐!
#和,圣诞节快乐( ・᷄ὢ・᷅ )
#封面是我自己画的维恰,请不要嫌弃。这个是手绘( ・᷄ὢ・᷅ )

——————————————————————

@Crispy ice 看见我有多咸鱼了吗?( ・᷄ὢ・᷅ )

【维勇】世上的唯一   02

作家维×手工店老板

前篇请走→http://lanwanyue.lofter.com/post/1d80c064_d63a5db
——————————————————————

            助理把维克多的行李放下,然后和维克多交代了签书会的事项,并且让他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签书会。助理下楼就看到了摆弄着小吊饰的勇利,拍了拍勇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维克多先生就拜托你了。”勇利有点混乱,机械的点点头,助理就往门的方向走去然后离开了,留下一个勇利在风中凌乱。勇利趁着这个时候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首先,明天是维克多的签书会,自己要带上最喜欢的那一个系列拿去给维克多签名的。

嗯。

然后自己在雕一个小鸟,本来是打算送给维克多的。

嗯。

然后午餐时间到了,自己也饿了,就进去煮炸猪排盖饭吃。

嗯。

然后在准备材料的时候,就听到了风铃的声音。

嗯。

出来看,然后自己男神拿着自己雕的小鸟……好吧那个叫白鸽,的背影撞入眼帘。

嗯。

然后维克多饿了,两个人就一起吃饭。

嗯。

讨论到要买什么东西作为维克多的生日礼物,自己一溜口告诉男神说可以自己动手做。

嗯。

维克多答应了,然后提出要和自己一起住。

嗯。

然后助理就把行李搬过来了,然后把维克多交给自己了。

嗯。

            想到这里,勇利的脑袋停止运作,一遍一遍的回放维克多说要同居的那个画面,天知道刚才他是怎么答应的。整个人都石化了,马卡钦不明所以,它用鼻子拱了拱勇利的手,企图让勇利注意到自己。湿漉漉的黑色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勇利,见勇利没有反应又拱了拱他的手,依旧是没有反应。吠了一声,勇利才从思绪里面出来,马卡钦有点委屈蹭了蹭勇利的脚,他把马卡钦抱在怀里顺毛。

“勇利,你有钢笔墨吗?”
“有的,在我的房间,进去拿吧。”
“OKAY。”

            这不怪他,自己日想夜想的男神突然就说要和自己同居一段时间,他能不激动吗?而且还说上话了。哦对了,海报也可以给他签名啊啊啊,想想就……

——海报?

——海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利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飞奔上去楼上,上到去时,维克多已经站在自己房间门口了。勇利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什么叫绝望。

——啊,绝对被当成变态了,绝对是。

#当男神看到我房间里面贴满他的海报怎么办?#

            勇利泪流满面的靠近了维克多,“维……维克多?”从勇利上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勇利在他后面了,维克多转身调笑勇利“没有想到勇利居然是我的粉丝?”带笑的眼睛甚是好看,淡蓝色眼眸似乎有光一样熠熠生辉,勇利看的有点痴,“好看吗?”勇利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好看。”维克多挑了挑眉毛,没有想到勇利这么直白的给了答案,“那还真是荣幸。”

            1.5秒后勇利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脸瞬间就爆红了,一直蔓延到脖子,由于勇利的皮肤很白,所以一脸红就会很明显。还挺严重的,默默的用手捂住了脸转身下楼,简称落荒而逃。维克多若有所思的看着落跑的那个人,笑的越发灿烂,维克多突然找到了最新爱好。

——这样调戏他似乎也不错。

            勇利把自己的工具全部搬出来,刚刚有问维克多想要做什么样的礼物,维克多稍微思索一下“雕刻好了。”勇利对于维克多的选择挺惊讶的,毕竟雕刻需要有很深的功底而且练习量要很大,一般来说客人们都不会选择雕刻的,不过勇利最喜欢的就是雕刻,所以还是很开心可以教维克多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工具被摊开在桌面上,而主人正在仔细的拭擦他们。有些工具是勇利不常用的,可是还是被保养的很好。

            站在勇利背后的维克多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勇利不知道自己在雕刻的时候,神情多么认真,好似在对待自己最珍贵的爱人一般,如此的小心翼翼。“唔,维克多想要雕什么?”“那就一只马卡钦吧。”勇利拿起一块木,和维克多坐的更靠近一点,讲解着要怎么开始,然后一一介绍工具。维克多很认真的在听,时不时就会提出疑问,勇利也很耐心的解答。真正开始动手的时候,勇利才发现,其实维克多是有功底的,完全不像新手。

            “维克多有学过雕刻?”“不哦,只是偶尔想要玩一玩。”维克多眼睛没有离开过勇利,勇利被维克多盯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拿起那块木假装认真的雕刻,维克多的眼眸暗了暗也并未多说些什么。两个人就这么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没有交谈,却也不觉得尴尬,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和谐的感觉。阳光透过玻璃落地窗洒进来,反光到两人的身上,时间就在此定格住,就像一幅画。

            当维克多抬起头来的时候,时钟已经指向下午6时了。“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吗?”闻声抬头的勇利也才发现都已经6点了,“勇利平时都是这样雕刻雕到忘记时间的吗?”“啊,啊。是的”勇利站起来收好东西,“维多克,我们去超市一趟吧!”“好啊!”维克多也上前帮忙收拾那些工具然后清理木屑,从中午开始就被当成模特儿的马卡钦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个人收拾,活动了一下筋骨。

            勇利蹲下摸摸马卡钦,“那,马卡钦就留在这里一下哦。”马卡钦汪了一声表示同意,勇利被萌到了,笑着说“今晚给你加餐。”维克多在绑鞋带,已经穿好鞋的勇利看着维克多的发旋,看久了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点了点维克多的发旋。维克多沉默,勇利马上收回手道歉“那,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已经那么危险了吗?”“NO NO NO Everthings OK”维克多趴在地上,做咸鱼状“啊……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我已经没办法振作了。”“啊啊,对不起啦,快起来。”

            经过这样的小插曲过后两个人终于出发了。外面在下细细小小的雪,有些雪跌进了勇利的脖子里吓得他一个哆嗦,鼻子和耳朵被冻的有点红,看起来甚是可爱。“勇利。”“什么?”维克多的视线并不在勇利身上,好像在思考些什么。“你以前有寄过东西去我的出版社吗?”勇利有点不好意思的抓头,“嗯,有。”“是吗?”“不过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只是因为好奇而已哦~”

            勇利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继续低头走路。维克多微不可闻的弯了嘴角。勇利的店和超市之间的距离不远,他们很快就到了。他们买了今天晚餐的材料然后又到零食区逛。“勇利你吃什么口味的薯片?”“啊……辣的。”维克多扔了几包零食进去推车里面。有一个路过的妹子的视线不断的往他们的身上飘,脸上有点红好像很激动。勇利看了维克多一眼,“你好像被认出来了。”维克多不在乎的说“嘛,也不一定啦。”

            殊不知,他们两个的举动在那个妹子看来超级有爱。妹子赶紧的打电话,声音激动的都有点抖了“喂喂,兰酱?告诉你我在超市遇见了一对很有爱的cp!萌死了!刚才我一直看他们嘛对不对!然后那个看起来像是受的就看了攻一眼,攻有点无奈的样子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没有叫我过去?!”勇利和维克多不知道他们两个变成了别人的话题,继续逛他们的。

            他们又买了一些日常用品,付了钱之后就返回店铺。回到家里,马卡钦居然坐在玄关等他们回来。“汪!”马卡钦见他们回来高兴的摇尾巴扑到维克多的怀里,“抱歉,你饿了吧?我马上去做饭。”说着勇利把食材都拿出来,开始做菜。“那我先洗澡了。”“嗯。”维克多把马卡钦放下,上楼拿换洗的衣服洗澡去了。

            吃完晚饭后依旧是维克多洗碗,勇利就去洗澡了。维克多把冰箱里的牛奶热一热,倒了两杯,一杯是他的,杯是勇利的,睡觉之前一杯牛奶更方便入眠。维克多轻轻的把一杯热牛奶放在茶几上开了电视机捧着自己的热牛奶惬意的喝着。洗好澡的勇利下到楼就听到维克多说:“桌上的牛奶是勇利的哦。”“哦,好。谢谢。”勇利坐在沙发的另一端,也捧起牛奶慢慢喝,马卡钦就坐在两个人的中间。

            看了一会儿电视,已经晚上10.00点了。“维克多,睡觉了。”“诶,还很早诶。”“明天你要去签书会吧?”“嗯。”“那就早点睡。“勇利,一起睡吧。”“不要。”勇利把楼下所有的灯都关好才准备睡觉。“晚安。”“晚安。”勇利躺到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竟然离自己这么近,和自己一起吃饭,雕刻,逛超市,就像梦一般。“啊啊!睡觉睡觉!”把枕头盖住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睡去。渐渐的有了睡意,盖上了眼睛沉入梦里。又是一夜好梦。

            小鸟欢快的在树枝上歌唱,今天天气挺不错的,虽然还是下着雪,但是至少还有一点点阳光暖暖的,这也足够了。勇利迷迷糊糊的从温暖的被窝出来,看了一眼时间,a.m.9.30。勇利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这才清醒了一些。梳洗完毕,勇利还是有点睡不醒的感觉。

——啊,好累。

            烤了两块面包,煎了两个鸡蛋早餐就做好了。勇利打了两杯橙汁,倒入玻璃杯里,放到桌子上。本来想上楼叫维克多起身的,刚想上去维克多就下来了。“早上好,勇利。”“早上好,维克多。吃早餐了。”两个人吃着早餐时,维克多的电话就响了。

“喂。”
“维恰,你起身了没有。”
“起身了。”
“我来接你。”
“不用啦,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你知道路吗?”
“知道啦,雅科夫不要担心这么多。”
“那还不是因为你这小子不让人省心。”
“我挂啦。”

            勇利上楼把自己的那一套书拿出来,放在书包里准备带出门。“勇利也要去吗?”“那是当然的。”“可是在家里我也可以给你签哦。”维克多歪头笑笑,勇利摇摇头说“这里只是一套而已。”维克多就get到了勇利在说什么,他的意思是这一套在签书会上签,剩下的在家里签。好吧,勇利还挺会体谅人家的?

            背上背包出发了,他们沿着街道一直走,走到车站,就站在车站等公交车来,两个人在讨论自己喜欢的书籍,聊的甚欢。聊着聊着,公交车就来了上车后勇利和维克多继续聊这个话题,在路上他们从书籍聊到喜欢的作者,到名言,到经典,到生活,再到食物。他们之间好像无所不谈,当然中间维克多无意间就不小心伤到了勇利的心。“勇利好像有点胖?嗯,小猪。”“就算是胖也不要叫我小猪啊……”勇利正在怀疑维克多是不是在报复他昨天戳了他的发旋。

            到达会场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了,每个人手上都拿着维克多写的书,然后一堆人在讨论和分析剧情。场面好不热闹,这样温暖的气息好像也染上了空气,自己能够和一堆人一起喜欢上某样事物,有同样的见解,可以在一起讨论自己最喜欢哪一本,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助理看维克多来了,时间也差不多,可以开始了。“维克多先生,已经可以开始了。”维克多点点头,“那一会见,勇利。”“嗯。”勇利默默到队伍的最后端排队。虽然队伍很长,但是其实过程并不无聊,甚至好可以说很有趣。

            勇利在队伍里面认识了几个朋友,他们一起探讨剧情,说说喜欢上维克多写的书的理由。他们就这样聊着也在一点点的靠近维克多了。维克多的粉丝服务是很到位的,有几个女粉丝提出想要一起合照,维克多也很乐意的和他们自拍了几张。终于轮到勇利了,维克多看到是勇利,笑的更加温柔“想要签什么?”“嗯……胜生勇利。”“OKAY。”签好后,维克多把书还给勇利。他发现勇利带来的这一系列的书是他刚出道不久发售的,那时候很畅销所以很快就断货了,然后再重新印刷一批,还不是很足够,便没有再卖了,这本书就成为了绝版。即使过了这么久,这一系列的书保存的这么好,维克多有点感动。

            “那我先回家一趟,待会再带午饭过来。”“好。”
“辛苦了。”收好书的勇利再一次返回家中休息一下,吃了午饭顺便带了一个便当给维克多。

——那么多人,维克多的手应该很酸吧。

            就算是中午,阳光也不猛烈。刚到会场的勇利正想去找维克多,一段对话钻入勇利的耳里。

——“维克多那家伙作家生涯到尽头了?什么意思?”
——“是啊,最近也没有念头想要出新书,我听出版社的老板说他在考虑要停掉与维克多的合约。”
——“这不是就间接的失业吗?”
——“所以才说他的作家生涯也到尽头了啊。”
——“有点可怜呢。”
——“唉,谁人都知道出版社的老板一直是念在维克多出了这么多很畅销的书,也有信誉在那里才会一直允许维克多休息。维克多也很久没有打算要出新书了,就表示赚不了钱了,出版社的老板自然是打算停止与他的合约。”

——「要停约?这是怎么一回事。」

            勇利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心想老板可能已经找维克多谈过了,担心维克多的勇利加快脚步去到休息室。打开门,维克多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脸色并不是很好。“维克多”勇利轻声的唤出维克多的名字,维克多抬起头看向勇利,笑的有点勉强。“来了啊?饿死了。”“啊……抱歉。”
勇利没有说起这件事,就静静的陪维克多一起吃饭,潜意识里有一把声音告诉勇利【不能提起这件事。】为了转移维克多的注意力,勇利找了很多话题,维克多的脸色才渐渐好起来。

            看见维克多的脸色明显好转,勇利才稍微放下心来。“今天辛苦了。”“啊,是啊。勇利你都不知道!那么多的人啊!手都断了。”“明明你也很开心。”勇利毫不留情的吐槽了一句,维克多也不否认。等下还有一场,这场结束之后签书会才正式结束。勇利打算在这里陪维克多直到签书会结束。时间很快,签书会就到尾声了,维克多和几个粉丝握手说一些嘘寒问暖的话,助理就在旁边宣布签书会正式结束。

            结束后他们两个去一间火锅店吃火锅,热腾腾的肉吃进肚子里彻底暖了两个人的胃。吃完火锅两人去海边散步,他们走在软软的沙滩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宁静的晚上只有海浪的声音在响。“呐,勇利。”维克多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什么?”,勇利有预感维克多要说解约的那件事。“我一直不觉得我是唯一。”勇利的心脏抽动了一下,有点心疼。“谁都可以代替我。”
勇利想不到要用什么话语来安慰维克多,只能安静的听着维克多说话。

            “好啦!我们回去吧!浑身粘粘的,好想洗澡之后喝上一杯热牛奶啊。”维克多的背影有点单薄,让人心疼。勇利知道他是在假装开心,眼眸暗了下来跟上维克多的步伐。沙滩只剩下他们留的脚印。

            雪,依然在下。一如往常的冷,只是今天,冷到了心里。

——————————————————————TBC

#发刀子了,诶嘿。不要打我( ・᷄ὢ・᷅ )我也不想虐维恰啊!相信我真的是维恰亲妈!

#等下一定发糖!TURST ME!( ・᷄ὢ・᷅ )下午还有一更

昨天一直等到凌晨3点却依旧没有更新,后来才知道延迟了( ・᷄ὢ・᷅ )今天一早醒来就开来看( ・᷄ὢ・᷅ )然后哭的稀里哗啦。

开头甜死了,都糖尿病了( ・᷄ὢ・᷅ )
不过看到维恰哭,我是有点惊讶啦( ・᷄ὢ・᷅ )
摸摸维恰( ・᷄ὢ・᷅ )
心疼勇利( ・᷄ὢ・᷅ )
之前看每一位大大的推测,有人说BE有人说HE,看BE的我吓得( ・᷄ὢ・᷅ )好怕官方出刀子

之后是JJ上场,他失误了。那个时候我就哭了,就大喊【加油!】「还好房间没有人否则我一定被暴打。最后JJ还是漂亮的完成了比赛,我只想说JJ   GJ

然后就到披集上场了,披集还是很好的完成了表演
,感觉有点被披集圈粉了w

然后是勇利,看到勇利这样我难过死了,多想抱住他。然后就是和解了,我开森德原地炸裂,boom。

看勇利花滑的时候,眼泪喷出。啊啊啊QAQ小天使,你很好了,你真的很好了。明明不虐,我却非常难过,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比知道是感动还是难过。一直在喷泪,这是last season了,我是很希望勇利可以拿一个金牌。然后表演结束后,勇利哭了,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喊【勇利憋哭!QAQQQ】

最后是尤里奥( ・᷄ὢ・᷅ ),尤里奥表演的非常棒啊,前面摔倒的时候,真的吓到我了。还好最后很完美的完成了表演,结束的时候尤里奥哭了,心疼。

颁奖时候是勇利拿银牌,有点可惜……不过还是要恭喜他们。

我以为就要这么结束了,没有想到勇利居然说来多一个赛季,简直……爆炸了啊啊啊啊啊rrr

我还可以这看到两个人,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度过日子,我简直圆满了。

之后双人滑,简直进医院了。真的很开心,看到这两人一起花滑。我其实蛮希望维克多回去赛场,和勇利一起并肩作战,虽然当教练也是极好的ww。

以上,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用语言来形容我对YOI的爱。这只是我心里的一个感觉,求不打。

最后的最后,完结撒花(ฅ>ω<*ฅ)期待第二季!

然后谢谢官方,谢谢你们没有分开他们,谢谢你们不虐QAQ以及,你们辛苦了!


(´・_・`)接下来就可以一遍一遍刷YOI了,然后吃狗粮(。・ω・。)ノ♡

【维勇】世上的唯一   01

作家维×手工店老板勇

#私设多如山

#YOI完结贺文

——————————————————————
            雪花纷飞,城市变成白茫茫的一片。天空有点暗,云底也是灰色的,却没有下雨的迹象。云朵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芒,让整个世界显得灰暗。今年的冬天特别冷,人们都穿着一件厚厚的大衣,戴着手套,把自己包的像一颗粽子,放眼望去个个都圆滚滚的,可爱极了。

            人们忙着买圣诞礼物,买材料做大餐,买圣诞树的装饰品等等。繁忙街道的最尾角有一间不起眼的手工铺【единственный в мире】,很很冷清,完全没有圣诞节的气氛。它被人遗忘,静静的呆在最尾角,等待被人想起来的那一天。

            刚刚下了飞机的维克多把行李交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一条信息给雅科夫,然后抱着马卡钦乘上去往东京铁塔的出租车。果不其然,信息发过去几秒后维克多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来电显示「雅科夫」。电话刚刚被接起,就传来雅科夫震耳欲聋的大骂声:

            「维恰!你是想怎样?!你又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等下登入酒店只有我们要去见场地负责人?!!你给我滚回来!」

被责骂的人丝毫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眯眯的说:

「嘛嘛,别生气了雅科夫♡我就出去一下。」

            听着电话里面欢快的语调,更加让雅科夫火冒三丈,气的简直分分钟想要直接飞过去把人拖回来好好的揍他一顿。

「维恰……」

            感觉到了雅科夫的怒气,维克多无奈的耸耸肩道:

            「好啦好啦,雅科夫不要生气了,我难得来日本一趟,我也想要好好逛逛~天黑之前回去,就这样咯,byebye♡」

            雅科夫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电话就被切断了。像是在隐忍什么一样,紧紧的握住手里的电话,手都要爆青筋了。旁人仿佛都能听见电话的惨叫,纷纷为手机默哀一分钟。雅科夫头上的青根气的都浮现出来了,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不想干了,等下喝西北风不要来求我!!”然后愤恨离去。

小助理在一边捂着嘴巴偷笑

——每次雅科夫都摞狠话说以后不管维克多先生了,到最后还是好好的帮维克多先生摆平那些出版社。

——这就是爸爸的感觉!

            维克多搭直升电梯到第二层去,他用手机先来一张自拍,输入好文字后,上传到SNS去。不一会,手机提示音响起,不少朋友都赞了维克多的那条朋友圈,包括雅科夫。已经知道了维克多在哪里,却也没有打电话催维克多回去。维克多哼着小曲,使用望远镜看外面的风景,看起来心情很不错,马卡钦乖乖的坐在维克多的旁边,好奇的望着外面。

            从东京铁塔走啊走,就这样玩了一个整个下午。维克多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条不知名的街道,心里有点方。还好旁边有一个路牌写着街道的名字和地址,看了才知道这里离维克多住的酒店很近。“唔,稍微在玩多一下吧!”就这样,维克多提着大包小包带着马卡钦继续逛街。眼睛不经意扫过最尾端的那个手工铺,这家店看起来很冷清,都没有客人。但是店铺的名字让维克多停下了脚步。

——是俄文?

            “единственный в мире……”维克多轻声念出这家店的名字,勾唇一笑进去了那家店。推门而入,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进到里面才发现这里面是和外面截然不同的世界。架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玩偶,第二个架子放满了用木做的小洋屋,还有纪念品,和其他各式各样的小饰品。桌子上放着一个还未雕好的小鸟,虽然是未完成品,可是已经成型了。而且雕的很仔细,看得出主人非常用心。在维克多看着那只小鸟的时候,马卡钦正在后面的娃娃架,和一只狗娃娃对视。维克多拿起那只小鸟,惊叹“Wow,Amazing!太美了!”

“那个…请问你……”

——————————————————————————————————————

            大家好,我叫胜生勇利,23岁。目前在日本的一个街道经营着一家手工铺,虽然生意并不是很好。明明平时几乎都没有人光顾的,今天去意外的听见了风铃的声音。勇利赶紧放下手中的材料出去迎接客人。“Wow,Amazing!太美了!”他出来时正好听到这一句,然后……

            谁可以告诉他!为什么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会出现在自己的店里?!手里还拿着他还没有雕好的东西啊?!!!!!是不是他出门的方式不对?

            于是勇利默默的转身回到屋里,然后再出来。依旧是那个男人。

            不对不对!可能只是长的像而已,可能而已!

“那个……请问你……”

            银发男人转过来,是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了!真的是维克多!MY 偶像!“你是这家店的老板么?”“啊……啊……啊!是是是……是的!”勇利紧张的说着,语气很严肃,只差没有行一个标准的军礼了。似乎被勇利的紧张逗笑了,“不用这么紧张。”伸手摸了摸马卡钦的头。

“啊,我想看手工雕出……”

            「咕噜。」这一声是如此的清晰,清晰的传达到了两人及马卡钦的耳中。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有点可怜的看着勇利“老板,我饿了。”勇利眨眨眼,“诶……诶你先进来,我煮两人份午餐一起吃吧。”“那我就不客气了!”看着维克多的背影,勇利懊恼的蹲下来,脸上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刚做了什么?!差一点差一点一点点,我就要行礼了啊啊,会被笑死的啊啊啊,我是真的想要行礼了啊啊啊,丢人丢大发了(;´༎ຶД༎ຶ`)。完了完了,维克多对我的印象肯定糟透了(;´༎ຶД༎ຶ`)」

「老板?」

「诶,这这就来!」

            勇利在厨房一边烧着饭,一边神游。
            维克多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他已经连续五年拿到文学小说大奖了,还有其他的奖。维克多接受过采访,上过杂志,宛如明星一般。维克多是在文学圈子里面被誉为「神」的男人。维克多的作品真的非常好,故事要表达的不同于表面而是另一面深层的意思,引人深思。细腻的文风,强大的世界观,恰到好处的剧情,无一不吸引人们的眼球。你在看维克多的作品的时候,当你真正了解到他想表达的东西,你会觉得非常的感动。文字里面刻着维克多对于他笔下文字的认真和用心。

            维克多是18岁开始出书,也就是正式出道。勇利就是在那个时候迷上维克多写的书,简直一整个迷弟。维克多有接受过采访所以也有出海报,限量版,勇利居然全部买下来了,贴在房间里。而且每一本书每一个系列都有买,整齐的放在房间里。为了可以更好的了解自家男神的生活,或许以后还有机会和男神说上话,所以勇利特别的去学了俄文,所以勇利买的不是翻译本,是原版的。

            回过神来,菜差不多已经好了。勇利赶紧把菜装进盘子里。

            维克多坐在客厅和马卡钦玩闹着,抬头就看到了勇利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心中一暖,嘴角的弧度又上扬了不少。不知怎么的,维克多对这个少年很有好感,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心里居然产生了“家”的感觉。马卡钦好像知晓了主人的想法,心中欢呼:【我要有女主人啦!又多一个人宠我啦哈哈哈('◡')ノ♥】

——马卡钦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勇利把两碗炸猪排盖饭放在餐桌上,再倒了两杯水,“老板,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我也不能总叫你老板吧”

“我我叫胜生勇利。”
“哦哦,那请多多指教啦!”
“请多多指教。”

            勇利没有看见维克多听见他的名字时候,眼睛闪烁了一下,一下子就亮起来了。

            闻了闻盖饭诱人的香味,加上这个自带圣光效果的盖饭,令人食指大动。两人拿起筷子异口同声说我开动了,就狼吞虎咽的吃下去。“唔!这个是什么?好好只”维克多口齿不清的问勇利,看来他又找到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了。看见男神吃的这么开心,勇利也就放心了“这是炸猪排盖饭,我最喜欢吃了!”然后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很轻松。

            所以……你们忘了还一个马卡钦?
马卡钦在旁边流口水的看你们吃,你们居然还吃的这么欢快?!

马卡钦表示: 我居然还比不上区区一碗饭?我也好想只QAQ

            两个人吃饱喝足后,维克多坚持要洗碗,勇利拗不过他只可以让他去洗碗,他出到店面去,坐下来继续把小鸟的小细节修改好。

            洗好碗的维克多也坐到勇利隔壁抱着马卡钦看他雕刻。“这里的商品都是勇利自己做的?”勇利苦笑“是啊,可是都没有什么客人”维克多单手撑着下巴,好笑的说“客人不就在你面前吗?”勇利一愣 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维克多的男色冲昏了头,居然都没有问他到底要来干嘛的。

“那,维克多你想买什么?”
“唔,还没有想好。”勇利一脸黑线的看着维克多,叹了一口气“想买纪念品?”维克多露出一个心形的笑容“我想买自己的生日礼物。”身为维克多的忠实粉丝,勇利怎么可能不知道维克多什么时候生日?勇利每年都会在维克多生日的时候寄自己亲手做的小饰品和写一封信寄到维克多所在的出版社去。

            “不如试着自己做?这里可以自己DIY。”勇利说完就想撞墙,口一溜就说出来了。他其实是私心想要和维克多呆久一点,“哦?还可以自己动手做?好啊!”没有想到居然答应了,勇利小小的开心了一把,然而维克多的下一句话就把勇利劈的外焦里嫩。

——呐,勇利,我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就和你一起住了啦♡。

——所以说,不过是自己DIY,为什么要住一起?

——————————————————————TBC

#( ・᷄ὢ・᷅ )所以说那个俄文是我上网翻译的,( ・᷄ὢ・᷅ ,如果错了的话,真的非常抱歉!

#我知道完全OOC了( ・᷄ὢ・᷅ )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ὢ・᷅ )













【原创】你曾和谁牵过手?


#这是一篇小短文
#听了一首歌有感而发写的

#小刀子注意#

————————————————————————————————————————————

            城竺漫无目的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细细小小的雪落在他的肩膀和头上。城竺沿着直线一直走,一直走,这个街道好像没有尽头他怎么走也走不到这个街道的尽头只可以返回去。不经意间,他的头发染上点点雪白,慢慢的就雪白了整个头。城竺也没有拍掉头上的雪,就任由雪花落下。

            撇了一眼其他人,今天是圣诞节每个人都成双对,只有城竺是一个人,在这个街道显得格格不入。一对情侣暧昧的牵着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其中一个男人,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替女人被冻的稍微发紫的左手取暖。女人似乎也没有料到男人会这么做,不禁红了眼眶幸福的笑了。

            兴许是被女人脸上的笑容刺痛了双眼,城竺便不再看那浓情蜜意。放在口袋的手还透着寒气,他的眼神一暗把手抽了出来。没有大衣的保护,城竺的手直接触碰到了寒冷的空气,他被冻的一个哆嗦,却也没有把手放回去,城竺干脆把两只手都抽出来。本来就没有多少血色的双手暴露在外,越发显得苍白。

            他忆起多年以前,他们还是学生。两个人一起出门庆祝圣诞,城竺也是像这样把手放在外面,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牵住。城竺有点意外的看着他,他笑笑「还冷吗?」城竺觉得眼睛有点涩,便低下头应了一声「不冷了。」头顶传来阵阵笑声。对方手心的温度温暖了城竺的手,心脏不可控制一下一下重重的鼓动。

            「城竺,你听见我的心跳了吗?」抬头就对上一双带笑的眼瞳,他的眼瞳反映出城竺的人像。城竺摇摇头,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鼻腔环绕着他的气息,城竺把耳朵靠在他的左胸那个位置,是心脏存在的地方。心脏跳动的声响清晰的穿透城竺的耳膜,「现在,听见了吗?」「听见了。」

那个时候,他们十指相扣。

            城竺收回自己的思绪,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做那些回忆就会被甩掉。他的气息仿佛还在他的鼻尖环绕;手心还似乎残留着他的体温;耳边好像还传来他的心跳。心脏抽动了一下,城竺的左手抚上左胸。

有点疼。

            城竺停下脚步,神使鬼差的握住旁边的位置,握住的只有空气。城竺的手停留在半空中,没有放下手,不甘心的又握了几次,握住的依然只有空气。

「好冷。」

——我究竟和谁牵过手?

——是左手牵右手啊。

——是啊。

            呼出来的冷气冉冉的升上去,渲染了这个夜。城市温暖的灯光让夜空的星星暗淡了许多。细雪接触到地面就融化了,悄悄的和地面相爱,如此温暖。一盘皎洁的月光,孤单的挂在空中,星星们都和月亮有间隔,疏远了它。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来不及回头,熟悉的气息就扑鼻而来,他紧紧的抱住城竺仿佛害怕只要一松手,城竺就回消失在眼前。他的头埋在他的肩膀,贪婪的吸着城竺的气息。城竺身形有点僵硬,随后就落下泪来。一颗一颗眼泪打在地面,面前的人收紧抱着城竺腰间的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

「还冷吗?」
「不冷了。」

END.





萌兔系列 1

黑白cp #辣条惹的祸#

小黑可怜兮兮的望着前面毛绒绒一团白色的毛球,它前面有一只小白兔正在撅着屁股对着小黑。
小黑:吱!【老婆你望望我。】
小白依旧一动不动的看向电视机。
小黑:吱吱吱!【老婆我错了,原谅我。】
小白一脸冷漠的转过身,小黑喜出望外的吱了几声。
小白:吱。【你很吵】
小黑:(ノಥ益ಥ)
小白又拿屁股对着小黑。
小黑:ヾ(༎ຶД༎ຶ)ノ"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老婆对不起,我以后都不偷吃你的辣条了,下次我再买回辣条给你!】
小白:吱?【真的?】
小黑:吱!【(ノಥ w ಥ)真的真的!】
小白:吱,吱吱吱。【我要两包。】
小黑:吱!【好好好!】
小白:吱,吱吱?【那你还在这里?】
小黑圆润的滚去买辣条了。小白偷偷的窃喜【终于有两包辣条了!看电视剧!欧耶!ε-(´∀`)】
辣条买回来了,小白拿着辣条屁颠屁颠的跑去电视机面前津津有味的吃着辣条看着电视剧。
小黑一颗玻璃心碎的变成渣渣,小心翼翼的蹭蹭小白。小白心情好也没有计较,甚至回蹭一下小黑。
小黑:!!!
小黑立刻化成人形猛地扑倒小白,吓的小白马上变回了人形。小黑吻住了小白薄薄的唇,小白不满的咬了小黑一口,唇舌分离后,「喂,我还没有看完呢!」
小黑勾嘴一笑,「没事儿,待会让你看个够。」「唔!」
然后黑白愉快的去联络感情了√。

——————————————————————
小公告。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喜欢的话我会很开心的(๑•ี_เ•ี๑)

#如果接受无能请按回车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