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烟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原创】你曾和谁牵过手?


#这是一篇小短文
#听了一首歌有感而发写的

#小刀子注意#

————————————————————————————————————————————

            城竺漫无目的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细细小小的雪落在他的肩膀和头上。城竺沿着直线一直走,一直走,这个街道好像没有尽头他怎么走也走不到这个街道的尽头只可以返回去。不经意间,他的头发染上点点雪白,慢慢的就雪白了整个头。城竺也没有拍掉头上的雪,就任由雪花落下。

            撇了一眼其他人,今天是圣诞节每个人都成双对,只有城竺是一个人,在这个街道显得格格不入。一对情侣暧昧的牵着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其中一个男人,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替女人被冻的稍微发紫的左手取暖。女人似乎也没有料到男人会这么做,不禁红了眼眶幸福的笑了。

            兴许是被女人脸上的笑容刺痛了双眼,城竺便不再看那浓情蜜意。放在口袋的手还透着寒气,他的眼神一暗把手抽了出来。没有大衣的保护,城竺的手直接触碰到了寒冷的空气,他被冻的一个哆嗦,却也没有把手放回去,城竺干脆把两只手都抽出来。本来就没有多少血色的双手暴露在外,越发显得苍白。

            他忆起多年以前,他们还是学生。两个人一起出门庆祝圣诞,城竺也是像这样把手放在外面,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牵住。城竺有点意外的看着他,他笑笑「还冷吗?」城竺觉得眼睛有点涩,便低下头应了一声「不冷了。」头顶传来阵阵笑声。对方手心的温度温暖了城竺的手,心脏不可控制一下一下重重的鼓动。

            「城竺,你听见我的心跳了吗?」抬头就对上一双带笑的眼瞳,他的眼瞳反映出城竺的人像。城竺摇摇头,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鼻腔环绕着他的气息,城竺把耳朵靠在他的左胸那个位置,是心脏存在的地方。心脏跳动的声响清晰的穿透城竺的耳膜,「现在,听见了吗?」「听见了。」

那个时候,他们十指相扣。

            城竺收回自己的思绪,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做那些回忆就会被甩掉。他的气息仿佛还在他的鼻尖环绕;手心还似乎残留着他的体温;耳边好像还传来他的心跳。心脏抽动了一下,城竺的左手抚上左胸。

有点疼。

            城竺停下脚步,神使鬼差的握住旁边的位置,握住的只有空气。城竺的手停留在半空中,没有放下手,不甘心的又握了几次,握住的依然只有空气。

「好冷。」

——我究竟和谁牵过手?

——是左手牵右手啊。

——是啊。

            呼出来的冷气冉冉的升上去,渲染了这个夜。城市温暖的灯光让夜空的星星暗淡了许多。细雪接触到地面就融化了,悄悄的和地面相爱,如此温暖。一盘皎洁的月光,孤单的挂在空中,星星们都和月亮有间隔,疏远了它。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来不及回头,熟悉的气息就扑鼻而来,他紧紧的抱住城竺仿佛害怕只要一松手,城竺就回消失在眼前。他的头埋在他的肩膀,贪婪的吸着城竺的气息。城竺身形有点僵硬,随后就落下泪来。一颗一颗眼泪打在地面,面前的人收紧抱着城竺腰间的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

「还冷吗?」
「不冷了。」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