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烟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维勇】世上的唯一   02

作家维×手工店老板

前篇请走→http://lanwanyue.lofter.com/post/1d80c064_d63a5db
——————————————————————

            助理把维克多的行李放下,然后和维克多交代了签书会的事项,并且让他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签书会。助理下楼就看到了摆弄着小吊饰的勇利,拍了拍勇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维克多先生就拜托你了。”勇利有点混乱,机械的点点头,助理就往门的方向走去然后离开了,留下一个勇利在风中凌乱。勇利趁着这个时候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首先,明天是维克多的签书会,自己要带上最喜欢的那一个系列拿去给维克多签名的。

嗯。

然后自己在雕一个小鸟,本来是打算送给维克多的。

嗯。

然后午餐时间到了,自己也饿了,就进去煮炸猪排盖饭吃。

嗯。

然后在准备材料的时候,就听到了风铃的声音。

嗯。

出来看,然后自己男神拿着自己雕的小鸟……好吧那个叫白鸽,的背影撞入眼帘。

嗯。

然后维克多饿了,两个人就一起吃饭。

嗯。

讨论到要买什么东西作为维克多的生日礼物,自己一溜口告诉男神说可以自己动手做。

嗯。

维克多答应了,然后提出要和自己一起住。

嗯。

然后助理就把行李搬过来了,然后把维克多交给自己了。

嗯。

            想到这里,勇利的脑袋停止运作,一遍一遍的回放维克多说要同居的那个画面,天知道刚才他是怎么答应的。整个人都石化了,马卡钦不明所以,它用鼻子拱了拱勇利的手,企图让勇利注意到自己。湿漉漉的黑色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勇利,见勇利没有反应又拱了拱他的手,依旧是没有反应。吠了一声,勇利才从思绪里面出来,马卡钦有点委屈蹭了蹭勇利的脚,他把马卡钦抱在怀里顺毛。

“勇利,你有钢笔墨吗?”
“有的,在我的房间,进去拿吧。”
“OKAY。”

            这不怪他,自己日想夜想的男神突然就说要和自己同居一段时间,他能不激动吗?而且还说上话了。哦对了,海报也可以给他签名啊啊啊,想想就……

——海报?

——海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利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飞奔上去楼上,上到去时,维克多已经站在自己房间门口了。勇利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什么叫绝望。

——啊,绝对被当成变态了,绝对是。

#当男神看到我房间里面贴满他的海报怎么办?#

            勇利泪流满面的靠近了维克多,“维……维克多?”从勇利上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勇利在他后面了,维克多转身调笑勇利“没有想到勇利居然是我的粉丝?”带笑的眼睛甚是好看,淡蓝色眼眸似乎有光一样熠熠生辉,勇利看的有点痴,“好看吗?”勇利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好看。”维克多挑了挑眉毛,没有想到勇利这么直白的给了答案,“那还真是荣幸。”

            1.5秒后勇利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脸瞬间就爆红了,一直蔓延到脖子,由于勇利的皮肤很白,所以一脸红就会很明显。还挺严重的,默默的用手捂住了脸转身下楼,简称落荒而逃。维克多若有所思的看着落跑的那个人,笑的越发灿烂,维克多突然找到了最新爱好。

——这样调戏他似乎也不错。

            勇利把自己的工具全部搬出来,刚刚有问维克多想要做什么样的礼物,维克多稍微思索一下“雕刻好了。”勇利对于维克多的选择挺惊讶的,毕竟雕刻需要有很深的功底而且练习量要很大,一般来说客人们都不会选择雕刻的,不过勇利最喜欢的就是雕刻,所以还是很开心可以教维克多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工具被摊开在桌面上,而主人正在仔细的拭擦他们。有些工具是勇利不常用的,可是还是被保养的很好。

            站在勇利背后的维克多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勇利不知道自己在雕刻的时候,神情多么认真,好似在对待自己最珍贵的爱人一般,如此的小心翼翼。“唔,维克多想要雕什么?”“那就一只马卡钦吧。”勇利拿起一块木,和维克多坐的更靠近一点,讲解着要怎么开始,然后一一介绍工具。维克多很认真的在听,时不时就会提出疑问,勇利也很耐心的解答。真正开始动手的时候,勇利才发现,其实维克多是有功底的,完全不像新手。

            “维克多有学过雕刻?”“不哦,只是偶尔想要玩一玩。”维克多眼睛没有离开过勇利,勇利被维克多盯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拿起那块木假装认真的雕刻,维克多的眼眸暗了暗也并未多说些什么。两个人就这么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没有交谈,却也不觉得尴尬,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和谐的感觉。阳光透过玻璃落地窗洒进来,反光到两人的身上,时间就在此定格住,就像一幅画。

            当维克多抬起头来的时候,时钟已经指向下午6时了。“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吗?”闻声抬头的勇利也才发现都已经6点了,“勇利平时都是这样雕刻雕到忘记时间的吗?”“啊,啊。是的”勇利站起来收好东西,“维多克,我们去超市一趟吧!”“好啊!”维克多也上前帮忙收拾那些工具然后清理木屑,从中午开始就被当成模特儿的马卡钦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个人收拾,活动了一下筋骨。

            勇利蹲下摸摸马卡钦,“那,马卡钦就留在这里一下哦。”马卡钦汪了一声表示同意,勇利被萌到了,笑着说“今晚给你加餐。”维克多在绑鞋带,已经穿好鞋的勇利看着维克多的发旋,看久了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点了点维克多的发旋。维克多沉默,勇利马上收回手道歉“那,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已经那么危险了吗?”“NO NO NO Everthings OK”维克多趴在地上,做咸鱼状“啊……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我已经没办法振作了。”“啊啊,对不起啦,快起来。”

            经过这样的小插曲过后两个人终于出发了。外面在下细细小小的雪,有些雪跌进了勇利的脖子里吓得他一个哆嗦,鼻子和耳朵被冻的有点红,看起来甚是可爱。“勇利。”“什么?”维克多的视线并不在勇利身上,好像在思考些什么。“你以前有寄过东西去我的出版社吗?”勇利有点不好意思的抓头,“嗯,有。”“是吗?”“不过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只是因为好奇而已哦~”

            勇利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继续低头走路。维克多微不可闻的弯了嘴角。勇利的店和超市之间的距离不远,他们很快就到了。他们买了今天晚餐的材料然后又到零食区逛。“勇利你吃什么口味的薯片?”“啊……辣的。”维克多扔了几包零食进去推车里面。有一个路过的妹子的视线不断的往他们的身上飘,脸上有点红好像很激动。勇利看了维克多一眼,“你好像被认出来了。”维克多不在乎的说“嘛,也不一定啦。”

            殊不知,他们两个的举动在那个妹子看来超级有爱。妹子赶紧的打电话,声音激动的都有点抖了“喂喂,兰酱?告诉你我在超市遇见了一对很有爱的cp!萌死了!刚才我一直看他们嘛对不对!然后那个看起来像是受的就看了攻一眼,攻有点无奈的样子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没有叫我过去?!”勇利和维克多不知道他们两个变成了别人的话题,继续逛他们的。

            他们又买了一些日常用品,付了钱之后就返回店铺。回到家里,马卡钦居然坐在玄关等他们回来。“汪!”马卡钦见他们回来高兴的摇尾巴扑到维克多的怀里,“抱歉,你饿了吧?我马上去做饭。”说着勇利把食材都拿出来,开始做菜。“那我先洗澡了。”“嗯。”维克多把马卡钦放下,上楼拿换洗的衣服洗澡去了。

            吃完晚饭后依旧是维克多洗碗,勇利就去洗澡了。维克多把冰箱里的牛奶热一热,倒了两杯,一杯是他的,杯是勇利的,睡觉之前一杯牛奶更方便入眠。维克多轻轻的把一杯热牛奶放在茶几上开了电视机捧着自己的热牛奶惬意的喝着。洗好澡的勇利下到楼就听到维克多说:“桌上的牛奶是勇利的哦。”“哦,好。谢谢。”勇利坐在沙发的另一端,也捧起牛奶慢慢喝,马卡钦就坐在两个人的中间。

            看了一会儿电视,已经晚上10.00点了。“维克多,睡觉了。”“诶,还很早诶。”“明天你要去签书会吧?”“嗯。”“那就早点睡。“勇利,一起睡吧。”“不要。”勇利把楼下所有的灯都关好才准备睡觉。“晚安。”“晚安。”勇利躺到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竟然离自己这么近,和自己一起吃饭,雕刻,逛超市,就像梦一般。“啊啊!睡觉睡觉!”把枕头盖住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睡去。渐渐的有了睡意,盖上了眼睛沉入梦里。又是一夜好梦。

            小鸟欢快的在树枝上歌唱,今天天气挺不错的,虽然还是下着雪,但是至少还有一点点阳光暖暖的,这也足够了。勇利迷迷糊糊的从温暖的被窝出来,看了一眼时间,a.m.9.30。勇利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这才清醒了一些。梳洗完毕,勇利还是有点睡不醒的感觉。

——啊,好累。

            烤了两块面包,煎了两个鸡蛋早餐就做好了。勇利打了两杯橙汁,倒入玻璃杯里,放到桌子上。本来想上楼叫维克多起身的,刚想上去维克多就下来了。“早上好,勇利。”“早上好,维克多。吃早餐了。”两个人吃着早餐时,维克多的电话就响了。

“喂。”
“维恰,你起身了没有。”
“起身了。”
“我来接你。”
“不用啦,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你知道路吗?”
“知道啦,雅科夫不要担心这么多。”
“那还不是因为你这小子不让人省心。”
“我挂啦。”

            勇利上楼把自己的那一套书拿出来,放在书包里准备带出门。“勇利也要去吗?”“那是当然的。”“可是在家里我也可以给你签哦。”维克多歪头笑笑,勇利摇摇头说“这里只是一套而已。”维克多就get到了勇利在说什么,他的意思是这一套在签书会上签,剩下的在家里签。好吧,勇利还挺会体谅人家的?

            背上背包出发了,他们沿着街道一直走,走到车站,就站在车站等公交车来,两个人在讨论自己喜欢的书籍,聊的甚欢。聊着聊着,公交车就来了上车后勇利和维克多继续聊这个话题,在路上他们从书籍聊到喜欢的作者,到名言,到经典,到生活,再到食物。他们之间好像无所不谈,当然中间维克多无意间就不小心伤到了勇利的心。“勇利好像有点胖?嗯,小猪。”“就算是胖也不要叫我小猪啊……”勇利正在怀疑维克多是不是在报复他昨天戳了他的发旋。

            到达会场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了,每个人手上都拿着维克多写的书,然后一堆人在讨论和分析剧情。场面好不热闹,这样温暖的气息好像也染上了空气,自己能够和一堆人一起喜欢上某样事物,有同样的见解,可以在一起讨论自己最喜欢哪一本,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助理看维克多来了,时间也差不多,可以开始了。“维克多先生,已经可以开始了。”维克多点点头,“那一会见,勇利。”“嗯。”勇利默默到队伍的最后端排队。虽然队伍很长,但是其实过程并不无聊,甚至好可以说很有趣。

            勇利在队伍里面认识了几个朋友,他们一起探讨剧情,说说喜欢上维克多写的书的理由。他们就这样聊着也在一点点的靠近维克多了。维克多的粉丝服务是很到位的,有几个女粉丝提出想要一起合照,维克多也很乐意的和他们自拍了几张。终于轮到勇利了,维克多看到是勇利,笑的更加温柔“想要签什么?”“嗯……胜生勇利。”“OKAY。”签好后,维克多把书还给勇利。他发现勇利带来的这一系列的书是他刚出道不久发售的,那时候很畅销所以很快就断货了,然后再重新印刷一批,还不是很足够,便没有再卖了,这本书就成为了绝版。即使过了这么久,这一系列的书保存的这么好,维克多有点感动。

            “那我先回家一趟,待会再带午饭过来。”“好。”
“辛苦了。”收好书的勇利再一次返回家中休息一下,吃了午饭顺便带了一个便当给维克多。

——那么多人,维克多的手应该很酸吧。

            就算是中午,阳光也不猛烈。刚到会场的勇利正想去找维克多,一段对话钻入勇利的耳里。

——“维克多那家伙作家生涯到尽头了?什么意思?”
——“是啊,最近也没有念头想要出新书,我听出版社的老板说他在考虑要停掉与维克多的合约。”
——“这不是就间接的失业吗?”
——“所以才说他的作家生涯也到尽头了啊。”
——“有点可怜呢。”
——“唉,谁人都知道出版社的老板一直是念在维克多出了这么多很畅销的书,也有信誉在那里才会一直允许维克多休息。维克多也很久没有打算要出新书了,就表示赚不了钱了,出版社的老板自然是打算停止与他的合约。”

——「要停约?这是怎么一回事。」

            勇利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心想老板可能已经找维克多谈过了,担心维克多的勇利加快脚步去到休息室。打开门,维克多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脸色并不是很好。“维克多”勇利轻声的唤出维克多的名字,维克多抬起头看向勇利,笑的有点勉强。“来了啊?饿死了。”“啊……抱歉。”
勇利没有说起这件事,就静静的陪维克多一起吃饭,潜意识里有一把声音告诉勇利【不能提起这件事。】为了转移维克多的注意力,勇利找了很多话题,维克多的脸色才渐渐好起来。

            看见维克多的脸色明显好转,勇利才稍微放下心来。“今天辛苦了。”“啊,是啊。勇利你都不知道!那么多的人啊!手都断了。”“明明你也很开心。”勇利毫不留情的吐槽了一句,维克多也不否认。等下还有一场,这场结束之后签书会才正式结束。勇利打算在这里陪维克多直到签书会结束。时间很快,签书会就到尾声了,维克多和几个粉丝握手说一些嘘寒问暖的话,助理就在旁边宣布签书会正式结束。

            结束后他们两个去一间火锅店吃火锅,热腾腾的肉吃进肚子里彻底暖了两个人的胃。吃完火锅两人去海边散步,他们走在软软的沙滩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宁静的晚上只有海浪的声音在响。“呐,勇利。”维克多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什么?”,勇利有预感维克多要说解约的那件事。“我一直不觉得我是唯一。”勇利的心脏抽动了一下,有点心疼。“谁都可以代替我。”
勇利想不到要用什么话语来安慰维克多,只能安静的听着维克多说话。

            “好啦!我们回去吧!浑身粘粘的,好想洗澡之后喝上一杯热牛奶啊。”维克多的背影有点单薄,让人心疼。勇利知道他是在假装开心,眼眸暗了下来跟上维克多的步伐。沙滩只剩下他们留的脚印。

            雪,依然在下。一如往常的冷,只是今天,冷到了心里。

——————————————————————TBC

#发刀子了,诶嘿。不要打我( ・᷄ὢ・᷅ )我也不想虐维恰啊!相信我真的是维恰亲妈!

#等下一定发糖!TURST ME!( ・᷄ὢ・᷅ )下午还有一更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