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烟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维勇】世上的唯一   03

作家维×手工店老板勇

#维恰生贺文

前篇请走→http://lanwanyue.lofter.com/post/1d80c064_d6b9008
——————————————————————

            回到去之后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提起这件事,相互道了一声晚安就回各自的房间了。今天又是谁,在梦中哭泣呢?

            勇利一边下楼一边揉着脸,“早上好,勇利♡”睁开眼睛就看到维克多坐在沙发上对着他打招呼心情貌似很不错。“早上好,维克多。今天怎么这么早。”维克多把头放在马卡钦的头上叹了一口气,“马卡钦今天七早八早就把我拖起身了。”
怀里的狗狗无辜的望着两人。勇利想想,今天是25号,对!维克多的生日。

            勇利想道一声生日快乐,又转念想想自己好像还没有做礼物吧?就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肚子里。“先吃早餐吧,饿了吧。”“okay”维克多露出心形笑容,仿佛昨天的所有不开心都不曾存在过。虽然没有提起,不过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戳破。昨天晚上他和维克多差不多雕好了马卡钦,今天就让维克多好好休息,昨天签名签的手都累了吧。真是辛苦呐。

            吃早餐的时候维克多的手机在响个不停,应该都是粉丝或者是其他人给的生日祝福。维克多和勇利说着前女友的故事,勇利听的有点黑线……这是谈恋爱吗?不是好不好?!“勇利你的前女友是怎么样的呢?”“啊……”“抱歉,勇利没有谈过恋爱对吧。”勇利忽然想要冲上前甩这个人两把掌,可是他忍住了,不可以对男神动手不然他会被粉丝们怼死的。

            “勇利,我还有一点困,我先上去补眠了。”维克多抱着软软的马卡钦上楼和床相亲相爱去了。勇利出去开店,打理好后坐下来拿出一个新的木块,想了想开始雕刻。在雕刻中,勇利太过专注以至于客人来了都没有发现。

            “那个……老板?老板”客人叫了两次勇利,勇利才回应“啊,抱歉。”来人是一位女顾客,长的很清秀,她温柔的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对了老板,我想买圣诞礼物。”“你想送给谁呢?是女性朋友吗?”女顾客摇头,清秀的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丝红晕,“送给我丈夫的。”“嗯……那就送围巾怎么样?”“围巾?”“围巾啊……有另外一个意思哦,就是【紧靠一起,不再分离】。”女顾客恍然大悟,“谢谢老板。”她到一个架子去选一条围巾,付了钱之后提着袋子离去。离开前,她的笑容无比幸福。

——真好啊。

            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必须赶在今天晚上之前完成。

——————————————————————

            在房间里的维克多也同样拿着一块新的木在雕刻,马卡钦坐在床上好奇的看维多克雕刻。“汪!”“马卡钦,乖。”把头放在桌子上凝视着那块木。维克多眼神是说不出的温柔,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维克多在俄罗斯的时候经常会收到粉丝们送来的小礼物和信,他都会一一拆开来看。维克多对其中一个粉丝的印象最为深刻,那个粉丝每年都会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送一个用木雕出来的小饰品,和一封生日祝贺信寄去出版社,每次的著名都是【炸猪排盖饭】,这个名字一开始就让维克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粉丝每次送来的信都是关心自己的状况,和鼓励自己,收到这个粉丝的信都会让维克多觉得有动力去写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不再寄信来。

            ——当他知道勇利的名字的时候他立刻就确定了这个人是【炸猪排盖饭】,曾今有一次他收到的那封信上面有浅浅的印,照在灯光下上面出来的字是「胜生勇利」。事情是这样的。那次勇利写好信了,放在桌子上,披集突然打电话给勇利让勇利去接他,勇利急忙之中忘记顺便拿信就直接出门了。回来的时候发现有客人,勇利就在外面招待客人,披集上楼拿一点东西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心下了然。

——这又是写给维克多的信吧。

            恶作剧般的拿起铅笔在信封上写【胜生勇利】,被回来的勇利发现了。“披集君!你在做什么。”勇利上前去拿回那封信,披集笑的灿烂“我这不是在帮勇利一把嘛。”“真是的。”拿起橡皮就把字迹给擦了。“唉,你真是的。等下带我去东京铁塔哦。”披集对于他的好友真的无语了,怎么就不敢写上自己的名字呢?在勇利看不见的地方狡點的笑了,刚才写的那么大力,一定有笔印!嘿嘿!不要说我没有帮你。

披集哼着歌和勇利一起出门了,勇利则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披集笑的这么灿烂,他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披集给卖掉了。

——————————————————————

            勇利写了这么多信,送了那么多漂亮的小吊饰给他,他至少也要回礼不是?。

            他昨天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才会在沙滩上对勇利说那些话,每个人都只看到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外表,如此光辉,宛如不可被玷污的神,那么高高在上。虽然每一天都已笑脸待人,可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心底已经麻木。他一直都知道,老板是为什么要把他留下来,无非是为了钱。他也不一定要在这间出版社做,其实在这间出版社做之前,他已经换了好几家。有时候他不想写了,老板就有意把他放下线。每一次都是如此,他从来不是唯一。

            这种东西对维克多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慢慢的就不再追求了。直到勇利的出现,渐渐麻木的心才有了一点感觉,知晓了暖的感觉。说不在乎是假的,他还是很渴望在谁的心里他是唯一。维克多的手机在震动,来电显示是【出版社老板】维克多没有按下接听,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铃声,半响他才接起“喂。”

——维恰啊。
——嗯,怎么了老板~
——没什么,只是过来说一声圣诞节快乐和生日快乐。
——嗯,谢谢老板~
——那个啊,维恰,你还不打算出新书吗?都一年了。
——暂时还不打算。
——哦哦,那……找个时间我们再谈谈关于合约的事情吧。
——嗯。

            挂了电话,维克多对电话上面的那个字露出讽刺的笑容。穿上大衣,把那个雕好的小礼物放在兜里就出门了。维克多只觉得心口发闷,他急需要出去透气。

            勇利叩叩维克多的房门,“维克多?下来吃饭吧。”回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维克多?”打开房门后是漆黑的房间,马卡钦和维克多都不在,但是行李还在。勇利有点慌了,维克多电话也没有带出去,他会去了哪里?拿起大衣匆匆披在身上就跑出去找维克多了。他去过了昨天的场地,去过好多好多地方找维克多可惜都不在。

            勇利有点沮丧的坐在长凳上,今天是维克多的生日以及圣诞节,每个人都成双成对的,只有他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长凳上焦急的找一个人。

——怎么办

            勇利第一次如此着急找一个人,如此害怕再也找不到他了。灵光一闪,赶紧动身去那个地方。

——如果是那个地方,维克多很有可能在那里。

            勇利跑到了昨天那个海边,果不其然看到一个身影,真的在这里!不顾一切飞奔过去抱住他,抱的非常紧。维克多也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就被抱住,怀里的那个人急促的喘着气,抱着他的手也收的很紧,生怕他跑掉。维克多有点内疚的拍拍勇利的后背给他顺气,“对不起。”
因为抱着维克多所以勇利的声音有点闷闷的,“维克多你吓死我了,我刚才坐在长登上一瞬间我就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维克多觉得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里的情感快要冲破他的心脏涌出来,眼里有点酸涩。“啊……抱歉让你担心了。”维克多也反手抱住了勇利,头埋在他的颈窝,像是在寻求安慰。他们安静的相拥着,维克多的心跳的很快,心贴着心。“哦!对了,这个是给你的。”勇利放开维克多,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吊饰,这是下午勇利刻的,他刻的是一只Q版的维克多。

            “那个……我觉得维克多就是维克多,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所以,你就是唯一,至少在我心里……你是唯一”说完脸就变得红扑扑的。心里的那种感觉一下子爆发,再也抑制不住,维克多吻上了勇利。“对于我来说,勇利也是唯一。”也从口袋里面拿出刚刚刻好的勇利,也不算的上是美,却让勇利觉得这是最好的礼物。

            烟花一簇一簇的在夜空中绽放,又不见。虽然幸福很短暂,但是下一秒还会有烟花再绽放,这样的延续也是很幸福的。

【единственный в мире。】
——你是世上的唯一。

雪,还在下,这次。暖到了心底。

——————————————————————FIN

#乳齿咸鱼的我。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ὢ・᷅ )
#( ・᷄ὢ・᷅ )顺便,维恰!生日快乐!
#和,圣诞节快乐( ・᷄ὢ・᷅ )
#封面是我自己画的维恰,请不要嫌弃。这个是手绘( ・᷄ὢ・᷅ )

——————————————————————

@Crispy ice 看见我有多咸鱼了吗?( ・᷄ὢ・᷅ )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