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烟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维勇】世上的唯一   01

作家维×手工店老板勇

#私设多如山

#YOI完结贺文

——————————————————————
            雪花纷飞,城市变成白茫茫的一片。天空有点暗,云底也是灰色的,却没有下雨的迹象。云朵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芒,让整个世界显得灰暗。今年的冬天特别冷,人们都穿着一件厚厚的大衣,戴着手套,把自己包的像一颗粽子,放眼望去个个都圆滚滚的,可爱极了。

            人们忙着买圣诞礼物,买材料做大餐,买圣诞树的装饰品等等。繁忙街道的最尾角有一间不起眼的手工铺【единственный в мире】,很很冷清,完全没有圣诞节的气氛。它被人遗忘,静静的呆在最尾角,等待被人想起来的那一天。

            刚刚下了飞机的维克多把行李交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一条信息给雅科夫,然后抱着马卡钦乘上去往东京铁塔的出租车。果不其然,信息发过去几秒后维克多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来电显示「雅科夫」。电话刚刚被接起,就传来雅科夫震耳欲聋的大骂声:

            「维恰!你是想怎样?!你又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等下登入酒店只有我们要去见场地负责人?!!你给我滚回来!」

被责骂的人丝毫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眯眯的说:

「嘛嘛,别生气了雅科夫♡我就出去一下。」

            听着电话里面欢快的语调,更加让雅科夫火冒三丈,气的简直分分钟想要直接飞过去把人拖回来好好的揍他一顿。

「维恰……」

            感觉到了雅科夫的怒气,维克多无奈的耸耸肩道:

            「好啦好啦,雅科夫不要生气了,我难得来日本一趟,我也想要好好逛逛~天黑之前回去,就这样咯,byebye♡」

            雅科夫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电话就被切断了。像是在隐忍什么一样,紧紧的握住手里的电话,手都要爆青筋了。旁人仿佛都能听见电话的惨叫,纷纷为手机默哀一分钟。雅科夫头上的青根气的都浮现出来了,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不想干了,等下喝西北风不要来求我!!”然后愤恨离去。

小助理在一边捂着嘴巴偷笑

——每次雅科夫都摞狠话说以后不管维克多先生了,到最后还是好好的帮维克多先生摆平那些出版社。

——这就是爸爸的感觉!

            维克多搭直升电梯到第二层去,他用手机先来一张自拍,输入好文字后,上传到SNS去。不一会,手机提示音响起,不少朋友都赞了维克多的那条朋友圈,包括雅科夫。已经知道了维克多在哪里,却也没有打电话催维克多回去。维克多哼着小曲,使用望远镜看外面的风景,看起来心情很不错,马卡钦乖乖的坐在维克多的旁边,好奇的望着外面。

            从东京铁塔走啊走,就这样玩了一个整个下午。维克多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条不知名的街道,心里有点方。还好旁边有一个路牌写着街道的名字和地址,看了才知道这里离维克多住的酒店很近。“唔,稍微在玩多一下吧!”就这样,维克多提着大包小包带着马卡钦继续逛街。眼睛不经意扫过最尾端的那个手工铺,这家店看起来很冷清,都没有客人。但是店铺的名字让维克多停下了脚步。

——是俄文?

            “единственный в мире……”维克多轻声念出这家店的名字,勾唇一笑进去了那家店。推门而入,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进到里面才发现这里面是和外面截然不同的世界。架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玩偶,第二个架子放满了用木做的小洋屋,还有纪念品,和其他各式各样的小饰品。桌子上放着一个还未雕好的小鸟,虽然是未完成品,可是已经成型了。而且雕的很仔细,看得出主人非常用心。在维克多看着那只小鸟的时候,马卡钦正在后面的娃娃架,和一只狗娃娃对视。维克多拿起那只小鸟,惊叹“Wow,Amazing!太美了!”

“那个…请问你……”

——————————————————————————————————————

            大家好,我叫胜生勇利,23岁。目前在日本的一个街道经营着一家手工铺,虽然生意并不是很好。明明平时几乎都没有人光顾的,今天去意外的听见了风铃的声音。勇利赶紧放下手中的材料出去迎接客人。“Wow,Amazing!太美了!”他出来时正好听到这一句,然后……

            谁可以告诉他!为什么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会出现在自己的店里?!手里还拿着他还没有雕好的东西啊?!!!!!是不是他出门的方式不对?

            于是勇利默默的转身回到屋里,然后再出来。依旧是那个男人。

            不对不对!可能只是长的像而已,可能而已!

“那个……请问你……”

            银发男人转过来,是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了!真的是维克多!MY 偶像!“你是这家店的老板么?”“啊……啊……啊!是是是……是的!”勇利紧张的说着,语气很严肃,只差没有行一个标准的军礼了。似乎被勇利的紧张逗笑了,“不用这么紧张。”伸手摸了摸马卡钦的头。

“啊,我想看手工雕出……”

            「咕噜。」这一声是如此的清晰,清晰的传达到了两人及马卡钦的耳中。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有点可怜的看着勇利“老板,我饿了。”勇利眨眨眼,“诶……诶你先进来,我煮两人份午餐一起吃吧。”“那我就不客气了!”看着维克多的背影,勇利懊恼的蹲下来,脸上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刚做了什么?!差一点差一点一点点,我就要行礼了啊啊,会被笑死的啊啊啊,我是真的想要行礼了啊啊啊,丢人丢大发了(;´༎ຶД༎ຶ`)。完了完了,维克多对我的印象肯定糟透了(;´༎ຶД༎ຶ`)」

「老板?」

「诶,这这就来!」

            勇利在厨房一边烧着饭,一边神游。
            维克多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他已经连续五年拿到文学小说大奖了,还有其他的奖。维克多接受过采访,上过杂志,宛如明星一般。维克多是在文学圈子里面被誉为「神」的男人。维克多的作品真的非常好,故事要表达的不同于表面而是另一面深层的意思,引人深思。细腻的文风,强大的世界观,恰到好处的剧情,无一不吸引人们的眼球。你在看维克多的作品的时候,当你真正了解到他想表达的东西,你会觉得非常的感动。文字里面刻着维克多对于他笔下文字的认真和用心。

            维克多是18岁开始出书,也就是正式出道。勇利就是在那个时候迷上维克多写的书,简直一整个迷弟。维克多有接受过采访所以也有出海报,限量版,勇利居然全部买下来了,贴在房间里。而且每一本书每一个系列都有买,整齐的放在房间里。为了可以更好的了解自家男神的生活,或许以后还有机会和男神说上话,所以勇利特别的去学了俄文,所以勇利买的不是翻译本,是原版的。

            回过神来,菜差不多已经好了。勇利赶紧把菜装进盘子里。

            维克多坐在客厅和马卡钦玩闹着,抬头就看到了勇利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心中一暖,嘴角的弧度又上扬了不少。不知怎么的,维克多对这个少年很有好感,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心里居然产生了“家”的感觉。马卡钦好像知晓了主人的想法,心中欢呼:【我要有女主人啦!又多一个人宠我啦哈哈哈('◡')ノ♥】

——马卡钦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勇利把两碗炸猪排盖饭放在餐桌上,再倒了两杯水,“老板,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我也不能总叫你老板吧”

“我我叫胜生勇利。”
“哦哦,那请多多指教啦!”
“请多多指教。”

            勇利没有看见维克多听见他的名字时候,眼睛闪烁了一下,一下子就亮起来了。

            闻了闻盖饭诱人的香味,加上这个自带圣光效果的盖饭,令人食指大动。两人拿起筷子异口同声说我开动了,就狼吞虎咽的吃下去。“唔!这个是什么?好好只”维克多口齿不清的问勇利,看来他又找到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了。看见男神吃的这么开心,勇利也就放心了“这是炸猪排盖饭,我最喜欢吃了!”然后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很轻松。

            所以……你们忘了还一个马卡钦?
马卡钦在旁边流口水的看你们吃,你们居然还吃的这么欢快?!

马卡钦表示: 我居然还比不上区区一碗饭?我也好想只QAQ

            两个人吃饱喝足后,维克多坚持要洗碗,勇利拗不过他只可以让他去洗碗,他出到店面去,坐下来继续把小鸟的小细节修改好。

            洗好碗的维克多也坐到勇利隔壁抱着马卡钦看他雕刻。“这里的商品都是勇利自己做的?”勇利苦笑“是啊,可是都没有什么客人”维克多单手撑着下巴,好笑的说“客人不就在你面前吗?”勇利一愣 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维克多的男色冲昏了头,居然都没有问他到底要来干嘛的。

“那,维克多你想买什么?”
“唔,还没有想好。”勇利一脸黑线的看着维克多,叹了一口气“想买纪念品?”维克多露出一个心形的笑容“我想买自己的生日礼物。”身为维克多的忠实粉丝,勇利怎么可能不知道维克多什么时候生日?勇利每年都会在维克多生日的时候寄自己亲手做的小饰品和写一封信寄到维克多所在的出版社去。

            “不如试着自己做?这里可以自己DIY。”勇利说完就想撞墙,口一溜就说出来了。他其实是私心想要和维克多呆久一点,“哦?还可以自己动手做?好啊!”没有想到居然答应了,勇利小小的开心了一把,然而维克多的下一句话就把勇利劈的外焦里嫩。

——呐,勇利,我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就和你一起住了啦♡。

——所以说,不过是自己DIY,为什么要住一起?

——————————————————————TBC

#( ・᷄ὢ・᷅ )所以说那个俄文是我上网翻译的,( ・᷄ὢ・᷅ ,如果错了的话,真的非常抱歉!

#我知道完全OOC了( ・᷄ὢ・᷅ )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ὢ・᷅ )













【原创】你曾和谁牵过手?


#这是一篇小短文
#听了一首歌有感而发写的

#小刀子注意#

————————————————————————————————————————————

            城竺漫无目的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细细小小的雪落在他的肩膀和头上。城竺沿着直线一直走,一直走,这个街道好像没有尽头他怎么走也走不到这个街道的尽头只可以返回去。不经意间,他的头发染上点点雪白,慢慢的就雪白了整个头。城竺也没有拍掉头上的雪,就任由雪花落下。

            撇了一眼其他人,今天是圣诞节每个人都成双对,只有城竺是一个人,在这个街道显得格格不入。一对情侣暧昧的牵着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其中一个男人,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替女人被冻的稍微发紫的左手取暖。女人似乎也没有料到男人会这么做,不禁红了眼眶幸福的笑了。

            兴许是被女人脸上的笑容刺痛了双眼,城竺便不再看那浓情蜜意。放在口袋的手还透着寒气,他的眼神一暗把手抽了出来。没有大衣的保护,城竺的手直接触碰到了寒冷的空气,他被冻的一个哆嗦,却也没有把手放回去,城竺干脆把两只手都抽出来。本来就没有多少血色的双手暴露在外,越发显得苍白。

            他忆起多年以前,他们还是学生。两个人一起出门庆祝圣诞,城竺也是像这样把手放在外面,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牵住。城竺有点意外的看着他,他笑笑「还冷吗?」城竺觉得眼睛有点涩,便低下头应了一声「不冷了。」头顶传来阵阵笑声。对方手心的温度温暖了城竺的手,心脏不可控制一下一下重重的鼓动。

            「城竺,你听见我的心跳了吗?」抬头就对上一双带笑的眼瞳,他的眼瞳反映出城竺的人像。城竺摇摇头,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鼻腔环绕着他的气息,城竺把耳朵靠在他的左胸那个位置,是心脏存在的地方。心脏跳动的声响清晰的穿透城竺的耳膜,「现在,听见了吗?」「听见了。」

那个时候,他们十指相扣。

            城竺收回自己的思绪,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做那些回忆就会被甩掉。他的气息仿佛还在他的鼻尖环绕;手心还似乎残留着他的体温;耳边好像还传来他的心跳。心脏抽动了一下,城竺的左手抚上左胸。

有点疼。

            城竺停下脚步,神使鬼差的握住旁边的位置,握住的只有空气。城竺的手停留在半空中,没有放下手,不甘心的又握了几次,握住的依然只有空气。

「好冷。」

——我究竟和谁牵过手?

——是左手牵右手啊。

——是啊。

            呼出来的冷气冉冉的升上去,渲染了这个夜。城市温暖的灯光让夜空的星星暗淡了许多。细雪接触到地面就融化了,悄悄的和地面相爱,如此温暖。一盘皎洁的月光,孤单的挂在空中,星星们都和月亮有间隔,疏远了它。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来不及回头,熟悉的气息就扑鼻而来,他紧紧的抱住城竺仿佛害怕只要一松手,城竺就回消失在眼前。他的头埋在他的肩膀,贪婪的吸着城竺的气息。城竺身形有点僵硬,随后就落下泪来。一颗一颗眼泪打在地面,面前的人收紧抱着城竺腰间的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

「还冷吗?」
「不冷了。」

END.





萌兔系列 1

黑白cp #辣条惹的祸#

小黑可怜兮兮的望着前面毛绒绒一团白色的毛球,它前面有一只小白兔正在撅着屁股对着小黑。
小黑:吱!【老婆你望望我。】
小白依旧一动不动的看向电视机。
小黑:吱吱吱!【老婆我错了,原谅我。】
小白一脸冷漠的转过身,小黑喜出望外的吱了几声。
小白:吱。【你很吵】
小黑:(ノಥ益ಥ)
小白又拿屁股对着小黑。
小黑:ヾ(༎ຶД༎ຶ)ノ"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老婆对不起,我以后都不偷吃你的辣条了,下次我再买回辣条给你!】
小白:吱?【真的?】
小黑:吱!【(ノಥ w ಥ)真的真的!】
小白:吱,吱吱吱。【我要两包。】
小黑:吱!【好好好!】
小白:吱,吱吱?【那你还在这里?】
小黑圆润的滚去买辣条了。小白偷偷的窃喜【终于有两包辣条了!看电视剧!欧耶!ε-(´∀`)】
辣条买回来了,小白拿着辣条屁颠屁颠的跑去电视机面前津津有味的吃着辣条看着电视剧。
小黑一颗玻璃心碎的变成渣渣,小心翼翼的蹭蹭小白。小白心情好也没有计较,甚至回蹭一下小黑。
小黑:!!!
小黑立刻化成人形猛地扑倒小白,吓的小白马上变回了人形。小黑吻住了小白薄薄的唇,小白不满的咬了小黑一口,唇舌分离后,「喂,我还没有看完呢!」
小黑勾嘴一笑,「没事儿,待会让你看个够。」「唔!」
然后黑白愉快的去联络感情了√。

——————————————————————
小公告。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喜欢的话我会很开心的(๑•ี_เ•ี๑)

#如果接受无能请按回车退出。